Rocycy

天遥地远,万水千山

三百粉点梗

首先占tag很抱歉


然后小宝贝们我知道问题有点大……我是个坑鬼


而且这些粉丝属于过去的我而非现在的我.....


就.....大家看着办吧……墙头太多了的我23333


打几个tag,你们看着点吧


没人点我就装个死

塞壬悲歌(医学主,all副)三

即使用计假装
仍可窥我原本模样


正文:
他不是故意要把毛不易拖进来的,时至今日,薛之谦仍旧要狡辩着固执地把一切当作天意。
哦,不要误会,他没有否认自己刻意的接近或是别的什么不该出现在单纯一个老师身上的过分关怀——事实上他甚至为此沾沾自喜,看,他总是能够手到擒来。
他也没有任何责难上天的意思,他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消沉到日月无光,暴躁易怒、竭斯底里,在这圈子里这样的人不少,哪里都不少——所以他要找些什么来排遣,要知道孤独总是要了他的老命——他需要温暖,需要感情,需要一个人。
长势萎靡的植物往往更需要阳光。
他满意的不得了。
只是他总要为自己仅剩的那点没被狗啃干净的良心找个蒙蔽的借口。
酒精和尼古丁,喝的醺醺然的男人被簇拥着灌下一杯又一杯酒,瘦削的颧骨上浮现出病态的嫣红,明明已经被酒精麻醉了神经,甚至被根本不好笑的话逗到眼角都浮现泫然欲坠的泪,偏偏还要强撑着嘟囔自己的千杯不醉——所以最后耍着酒疯一歪头就黏在自己徒弟怀里边不肯起来这种事,仿佛也就是理所应当顺其自然的了。
而后呢?顺水推舟假戏真做,一个半醉不醉装的不省人事,一个喝的纵不多,奈何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美人在怀,温香软玉,偏那人又是自己日日心心念念着的,兼了似有时无的勾引,毛不易便是圣人也熬不住,何况他肖想已久,心性不正。
嘘,他绝非故意。
毛不易也许后悔过这一场莫名的情事,在清晨的阳光撒过时呆呆地裹着被子苦皱着眉头试图理清这一团乱麻般的现状,晃一晃他被酒精和美色所麻痹的理智——是的,也许他曾是有希望理清有可能用他那些细腻的共情能力搞明白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的,但是很可惜这位犯人没有给他的徒弟、他的共犯这个机会——毕竟只要薛之谦愿意,他就是最优秀的情人。
优秀到什么程度?完美演绎一个酒醉失态的人如何从迷惑到清醒,从讶然和无措里收拾好一身狼狈再和自己看中的人大眼瞪着小眼,把气氛调到不尴不尬不上不下最后拿时间逼着对方向自己和盘托出那些不该摊开来在阳光下的情愫、不为浮华喧嚣所容的溃烂伤痕——再最后,是两情相悦的老套戏码。
做戏总要做全套,这是某位完美情人的职业操守。
便是张画皮,亦是完美无缺。

塞壬悲歌(主医学cp,副all谦)二

他的良心发现怕是只有那么一刻
和精神病谈恋爱,没有剥皮拆骨的准备,会很难看的。

正文:
“毛先生,我们需要谈一谈。”
毛不易编辑了很久的微信,删掉,重编,再删掉,最后只打出去干巴巴几个字:“薛老师你在哪儿,我来接你。”
“他最近在吃药,帕罗西汀,毛先生,你曾经当过护士,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吧?”
薛之谦许久没回他,毛不易就呆呆地看着屏幕一点点暗下去,直到映出他那张微胖又平平无奇的面容。说真的,除了他在音乐上拥有的那么一点点才华,他实在看不出薛之谦欣赏他的点——但是薛老师身边有才华的人那么多那么多,娱乐圈里从来不缺有才华的人,他究竟为什么对他高看一筹,毛不易不懂。
“毛先生,按理说你们两个的事情我不该管也没资格管,但是你要清楚,这没好结果。”
“他会害了你,害了他自己,你懂吗?”
他不懂。
不想懂。
他比谁都清楚这是个错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他喝的醉醺醺上台那一刻就是命运的捉弄,他不该遇见薛之谦,不该得到他过分的偏爱,不该惹得他和整个节目组闹的不愉快——哪怕这都不是他的错,甚至在旁人眼里毫无关系,但是那种越了界的偏心,那样超乎寻常的暧昧,早已注定了这是场缘。
是孽。
“我就回来,别担心,透透气。”还配了一个贱贱的笑脸,确然是薛之谦一贯的风格。毛不易盯了那几个字好一会,仍旧干巴巴回句话:“好,老师早点回来。”
真是....无趣至极。
薛之谦就对着屏幕无意义地笑的开怀,是泪花都要粘在睫毛上的那种笑,这个徒弟的无趣反而在他眼里有意思到了极致。诚然他是个精神病,想死不想活,成日里抱着死亡的幻想沉入梦海深处,巴望着有哪一刻就这么全然溺死在里头,连灰都别剩下。但是毛不易是个正正常常的孩子,这么个孩子,经历再多比他也是年轻,张鸣鸣绝对已经和他谈完了吧,这般情景了,都能如此干巴巴无趣地和他聊天,竟果真是他最欣赏的怪咖了。
只是他良心发现一贯只有那么一刻的。若是某人没有坚决回头,一把推开,往后再指望他不剩多少的良心出来作怪,那可就难的很了。
和精神病谈恋爱,没有剥皮拆骨的准备,会很难看的。


附:没有对抑郁症有任何歧视的意思,医学上它确属精神病。且文字塑造,请勿上升真人。

塞壬悲歌(主医学,副all谦 )一

神经质薛提及,非白
预判BE
一晌贪欢,半世流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非典型性爱情故事

可能本来连爱情都没有——对薛之谦来说。
他只有寂寞。
恒久如天长。


正文:

海是最奇妙的地方。
你能在沙上可以绘出万千种图案,潮水一过便什么也不剩;能在潮汐里对着月亮一醉方休,一眼望去这茫茫风景,剩下的不是向死而生,便是向生望死。
海里有万千种生命生来又死去,甚至有陆地上的生物渴望死去后托浪把残骸余烬消解个干净——或是干脆囫囵吞地整个将一副皮囊投将进去,似是成全那片望着如小美人鱼般升入天堂的魂灵。可惜了。薛之谦慢慢想着,赤着脚走过半软不硬的沙滩,无论是他这副皮囊亦或是那点21g重量的某种东西,想来天和海都不稀罕也不喜欢收。
太脏了。
手机叮的一声响,堪堪打破这番难得的宁静,薛之谦看了眼消息,果然是他的好学生毛不易,他看着屏幕因为长久的不触碰而暗下去,在暗淡的天光里映出他面无表情的模样,忽然勾起唇角,眉眼弯弯,端的是最纯粹的那种笑容——是够纯粹了,为笑而笑,在空无一人的世界只显得瘆人的慌。
薛之谦倒不怕。他怕黑怕死,唯独不怕自己,哪怕他比谁都清楚这个从头到脚都充满了神经质的自己于他本人比死和黑都要命的多。他一贯才是最坏的那个,偏偏坏到连自己都无可挽回的地步,也就无从惧怕了。
他怕的从来只是未出现的什么,不确定的飘忽——所以他怕毛不易。
他怕这份自己亲手犯下的罪恶,终有一天要吞噬他,吞噬他们两个人。
那么他永难安宁。

酒孽(中)pwp,mob谦

车 mob谦 路人谦 pwp 极度ooc预警
洁癖请绕道
别人看了谦谦演唱会更爱他了我却更想太阳他了系列(滚
Additional Tags:

Mob | Rough Sex | AlcoholDrunk |Sex Deepthroating Autoerotic |Asphyxiation Face-Fucking

没有丁点儿力气。
连呼吸对肺仿佛都是种要不得的负担。像烂泥,像尸体,像木偶,靠人半拖半抱着推攘出去,想试着动一下手指,竟也似耗尽了全部精力。
薛之谦极少喝成这样,不,应该说,他不曾在外人面前喝成这样。
曾经不红不火的时节也宁可抱着腐烂的梦想一同死去的人,他的骨子里就刻着隐忍和倔强,他讨厌失态,讨厌浮于表面的脆弱,讨厌自己的无力——所以不放纵。不愿是一回事,不敢又是另一回事,别人可以当他神经质当他哗众取宠,但是不能见他放浪形骸,无力脆弱。
真是.....莫名其妙的坚持。
奈若何。
“薛老师......薛老师?你先在这里躺会么?”有什么声音把他从乱麻一般的思绪里抽出来,他不记得刚才想了些什么,却比方才更清明地认识到了某种危机,他张口,声音却似听不真切,细细远远地如同天边传来,他听见自己的音色在耳膜边浮动,陌生的沙哑:“别.....好黑......”“薛老师怕黑吗?”这回他听的很清楚了,因为那片唇已经挨到了他的耳垂,带着湿意的热气喷吐在他耳后,他没忍住那点抗拒,微微错开距离,手指却勉力抬了抬,攥住一片那人的衣角,再次重复了一遍:“别.....好黑。”
薛之谦怕黑吗?他怕的。哪怕神经衰弱一有光就睡不好觉,但是他仍旧害怕黑暗。他总是怕死于非命,怕暗夜里有什么诡谲的事物在窥伺他觊觎他想要杀掉他——他怕死,更怕未知。
被他拉住的人仿佛轻笑了一声,一双手把那片衣角从他手心里解救出来,然后握住了他的,那个声音又在他耳畔响起:“薛老师别怕,我们在这陪着你呢。”他几乎疑心是自己听错了什么,我们,什么是我们?然而那一瞬间仿佛就有一盆彻骨的凉水兜头浇了下来,在他身边说话的人半搂着他,一只手环着他腰另一只虚扶在他肩上——那么握住他双手的又是谁呢?他神经质地抖了一下,这回是另一个声音和在他腰间收紧的臂膀:“薛老师冷了么?”有热源从他腰间开始一点点往上,触到薛之谦裸露在外的脖颈,似是爱不释手地抚摸了一下,他掌中的皮肉却如同过了电般忽然颤抖起来,薛之谦整个人往后缩了一大截,几乎整个人被圈在他身旁人的怀里,那双手的主人啧了一声,薛之谦耳畔便又响起带着热气同笑意的声音:“怎么了薛老师?别害怕呀薛老师,或者说——薛老师果然是更喜欢我呢。”
薛之谦的心不断的沉下去,沉下去,没入不见底的深渊,再从地狱一跃而下——这是最坏的情况。
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坏的多。
冤孽。

酒缘(上)pwp、抹布

车 mob谦 路人谦 pwp 极度ooc预警
洁癖请绕道
别人看了谦谦演唱会更爱他了我却更想太阳他了系列(滚
Additional Tags:

Mob | Rough Sex | AlcoholDrunk |Sex Deepthroating Autoerotic |Asphyxiation Face-Fucking

应下这场小型酒会的时候,薛之谦心里不是没有半分忧虑的。
这世间里什么应酬都是一样,越是大场面越难出龌龊事儿,越是往小里玩的私人聚会越显得暧昧难辨,平心而论以他如今的咖位已经用不着再像当初那般对着任何人都点头哈腰了,因着神经衰弱的缘故这般玩的疯的小酒会更是鲜少接下——但是这会儿来的却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儿。偏偏其中一位公子哥儿自认的他真人起,话里话外必称一句薛老师,言辞里对他可谓推崇备至,平日里亦从未有任何逾矩之举。这次盛情相邀,于情于理仿佛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若是个弱柳扶风的女孩子也就罢了,一个大男人,旁人待你不曾有差,不过一个酒宴,推三阻四岂不过分?
说到底薛之谦总归是软和了些,抹不开面子——奈何人家就踩准了这点呢?
都是欢场里打滚过来的,自然是玩的疯,开船、九宫格都是小case,许是看着娱乐圈里出名的“一杯倒”薛老师出糗好玩,几个人自己喝的不多,倒是变着法地灌他酒。第十杯酒下肚的时候,薛之谦心里已经叫了一声坏,头晕的看不清人脸,胃里早翻腾起来,他来不及告一声罪就扣着垃圾桶哇的一声吐将出来,整个人几乎趴在沙发上单对着桶打照面。有人似是惊讶地说了什么,坐在他旁边的那人倒是体贴,一面轻轻拍着他背一面叫人去给他打杯热水,声音细细安慰着他。奈何薛之谦是醉死了不是真死了,饶是听不太准他说了什么,但是就听着一鳞半爪的“薛老师我扶你出去透透气”,也足够让他继续死命扣着垃圾桶摇头:“不,我难受....想吐”
哪怕喝成这个鬼样子,或许因着他那该死的神经衰弱,被害妄想症倒是忽的升起来——或许也可能完全不是妄想了,扶出去?扶哪里去?等出了这个小宴席,还不是任扶着他的人作弄?还不如赖着这儿缓一缓,仿佛还有点希冀。
何况他这是真的喝过头了——动都动不了,更别说是出门。
只是连这怕也是赖不成了。
趴着垃圾桶吐了会对他软的面条似的手脚是杯水车薪无甚用处的,不过于方才还迷迷糊糊的脑子倒是剂良药,单在他扒拉这桶不放手的时节便已经有好几声门开了关的声响,几双鞋子走出去便再也不曾回来,薛之谦的心里不断升腾起不详的预兆,害怕,他在害怕,怕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就要发生——更怕这一朝放纵毁去所有。但是他该离开这里了,必须离开这里,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神经被酒精烧坏了,只是他背上那只原本轻拍的手已经慢慢转为了抚摸,原本听着满是关心的细语如今也带上了不明的笑意,他不能再待在这儿.....哪怕两害相权取其轻,这里也绝对不是好一些的那个选择。
终究.....人有独占欲的。
动物也总是有趋利避害的本能。
“头好痛....能帮我去外面透透气吗?”薛之谦下意识地摆出了弱气的姿态,一双黑眸里汪着泪,眼角鼻尖都为着方才的呕吐漫上红艳的模样,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整个人仿佛某种茫然无措又可怜兮兮被欺负的狠了的小动物,让人从心尖上泛起疼惜——然后便是更深切地想将他撕碎的欲望——原本抚在薛之谦背肩处的手环住了他的腰,一点热气喷吐在他耳垂,仿佛带着笑意:“好啊,薛老师。”
你这样子真是.....要人命了呢,薛老师。
有些时候......当真怨不得人。

余烬(军涛)

人们总喜欢说,人生若只如初见。
但是倘若把这话用在周立波和鄢军身上,可真是滑稽的很了。
彼时周立波被人泼了满满一杯红酒,惯常挂在唇角的笑容在震惊和愤怒里几乎难以维持开初的面具,况且还有那么多窃窃的笑,幸灾乐祸的、高高在上的、轻蔑傲然的——像是极细密的针从骨缝里刺进去,不急不缓地撩拨着他仅存的理智。原本只是虚虚搭在高脚玻璃杯上的手指不自觉地收拢,再收拢——眼看便难以善了。
然而鄢军出现了。
他或许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平平无奇的外貌,商人惯有的一副圆滑面容,连声音都是丢到人堆里就认不出的类型,但是——他有钱。
他有钱,很多很多钱。
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包括刚才那个因着瞧不起周立波而故意折辱他的某个二世祖。在这等大佬的宴会上闹事,是明晃晃撕人脸面的事,他担不起。
真是......笑贫不笑娼了。
周立波低下头,嘴角不自觉地勾出点冷嘲。

鄢军认识周立波。
或者说不仅仅是认识。旁人不知道,每星期他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守在电视机前面看眼前这个如今一身狼狈的男人西装革履地站在舞台上,语气夸张动作滑稽地说些有趣的时事,那样充满了朝气和活力的声音每每能教他疲累的神思得到一刻舒缓,仿佛开怀时便能忘记商海沉浮里惊心动魄的暗流、人情世故里高高挂起的冷漠——他是鄢军生活里浅浅的一束光,一点也不显眼,却温暖又明亮。
怎么偏偏,有人要在他面前这般对待这束不为人所知的光呢。
他会不开心的。
鄢军的眼角捕捉到了那个一瞬而逝的嘲讽,他开始微笑。
波波......真是可爱呢。

Degenerate【堕】all白


颓废糜烂游戏人间白
可能以后有毒。品提及等
黑道paro

酒吧里的音乐放到震天响,只兜了丰满胸脯和浑圆屁股的钢管舞女郎带着僵化的妖娆像条蛇似的贴在钢管上扭动,酒精和烟横亘在人群之中,舞动的人流旋转着醉醺醺地在欲望的漩涡里跌跌撞撞,白日未升,黑夜将没——享乐主义的癫狂,颓靡之人的流浪。
那人就在角落里坐着,指尖明明灭灭一点火光,他静默着像是不动的雕像,凝视着迷乱却分明游离于外,昏暗的光映不出面容,单只那么一点隐隐约约的轮廓,竟也撩起无数蠢蠢欲动的目光——有些人总能仅凭一点感觉令人追逐,人们称之为,尤物。
来寻这影子的众多目光里,最引人注意的是个红发高挑的男子。这里不缺什么道上有点小名头的人,但这个看起来做黑服似的小生,雪一样的脸火一样的发,一双眼睛却带了钩子一样灼人,这是杀人者才有的眼睛,狼见着猎物才有的追捕,那影子里的雕像因着这点被盯上的危险懒洋洋动了动,旋即扯了扯嘴角,声音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真狂。”
真狂。
偏也真像。
“不要命。”谁都看不见黑影里竟还坐着个人,完完全全隐在暗处,如今一抬眸,只露出一双蓝色琉璃般通透的眼瞳,冰雪一样锐利——这样的眼睛不该在乌烟瘴气里遇见,到了法庭上,或是在那些以善谋著称的智者眼里,才该见得着。
“不妨事。”那人似轻笑了一声,慵懒的嗓音里是近似温柔的轻缓:“年轻人不跌跤,知道什么呢。”
说罢指尖燃着的雪茄被毫不留情地捻在桌上,划过面容的微光闪出诸葛亮看惯了的俊朗面容与褐色短发,偏偏此情此景,让蓝发蓝眸的军师一瞬间也有倒抽一口气的惊艳,清澈的眼瞳终究不是无欲无求,暗沉的墨色渲染眼底,李白却似毫无所觉。
“看什么呢。”他仍旧笑的没心没肺:“休息时间结束了,我的军师大人。”
“那我打算罢工了。”
诸葛亮笑着回答。

暗涌(二)信白昭


信白昭大三角
三个精神病资深患者
有sex描写,意识流负心薄幸爱恨交加生死同归
ooc,随意

有种毒药,人们给它取名叫爱情。
和李白在一起仿佛是被天上的馅饼忽然砸中了,抑或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既然那么多人都觉得他们如此般配,仿佛天造地设,虽然有时候感觉如坠梦中,但当回神的时候看见那张俊逸面容,听见爽朗的笑声,嗅到李白身上常年不散的酒香,韩信从来不信命运,竟然也开始庆幸上天对他的垂怜——得所爱如此,夫复何求。
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欲海难填,得陇望蜀,原是人类的通病。
世界上.....怎么会有昭君这样的女孩子。
冰蓝色的眼睛里是一望无际的平和与温柔,柔顺的长发不似她哥哥般总是毛躁地翘起,永远服帖的倚在她肩头,垂落于纤腰;她说起话来像风,像冰,剔透玲珑,温和灵动,笑起来又像初冬的暖阳,温和不灼人的那种美丽,偏偏清透到不可思议——韩信不想承认,却不得不在一遍遍的回忆和咀嚼里自我批驳:他被昭君迷住了;他被爱人李白的妹妹迷住了;堕落、乱伦——简直十恶不赦,罪该万死。



https://m.weibo.cn/5969340197/4260372628139473



真的够了。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不可得,不可思——可是偏偏,神祇还是垂青了她的信徒。
昭君开始和他讲话了。

暗涌(一)信白昭

信白昭大三角
三个精神病资深患者
有车,意识流负心薄幸爱恨交加生死同归
ooc,随意
暮冬时节,天地一片白茫茫雪,雪里几点红艳艳梅,愈发衬的百花凋零独梅傲立寒冬,教人很难不升起几分敬意,叹几句君子之风。只可惜这方小院里总不过三人,一人独酌,一人卧榻,另一人只怔怔愣愣望着窗扉出神,可惜了这点好景色,白开给瞎子看了。
“梅花开的这样好.......”床榻上的人忽然开口,眼睛却不去看外面一分,牢牢黏在出神之人身上:“若是从前,嫱儿最欢喜不过。”“兄长不在身旁,嫱儿哪有这些子心思?”少女迅速回过神来,忧伤地对榻上男子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只盼兄长早日能——”“早日?”白衣男子的笑容变得古怪起来,一点也没有打断对方的歉意:“我好不好的了,嫱儿才最清楚明白不是?”只他一瞬间又似因着少女眼底流露的悲伤而惊着了,忙又换了温和的语气,眼底似有情深缱绻,足以令人深陷溺毙:“是哥哥病的不晓事了,嫱儿别伤心,你且和你信哥哥一同去折几支梅来吧……我想看的很了。”“兄长......”少女欲言又止,看男子又是一脸倦意,只得点头应下:“嫱儿晓得了。”
走了。
李白病的不轻,但是托了一身高绝剑术的福,哪怕如今起身都费力,分辨旁人在不在身边,尚且不难。何况嫱儿,不过是个半分武功不曾有的普通女孩子罢了。
他不怪她。
韩信是个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他是火,是冰,冻的你遍体生寒,又烧的你心火燎原——他如果愿意,可以变的比任何人都迷人,令人如食罂粟,欲罢不能。
所以为了这样的魔物来了结他李白的性命,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更何况那是嫱儿,哪怕她要他立时三刻跳下崖去呢,他也心甘情愿的嫱儿——众生皆苦,他渡不了自己,渡的了她也就够了——只是他怕,能这样对自己的韩信,将来可会好好待她?
呵,可能......吗?
他忽然记起当初情浓意密之时也是冬天,他和韩信抱着手炉围着炭盆取暖,桌子上摆一束刚折来的梅花,新鲜甚于带着雪痕,因着暖气滴下水来,韩信就在那梅花旁边看着他,眼睛里似有万千星辰坠落,又似空无一物,他看呆了眼,自言自语一句北方有佳人,没忍住径自吻上了那抹薄唇,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他们做。爱


走外链: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9659581147230



人病到这般田地,想也该看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