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ycy

天遥地远,万水千山

飞蛾扑火
烈焰繁花
今夕何夕
枝木相倚
我写了这么多爱情
终究不舍得为自己结局
可笑至极

MESS(PWP,ABO,龙路)上


开车


绫小路是被改造过的对信息素几乎无反应的A,但是直接接触信息素(注射或食用等)仍有作用

        

PWP,一发完


Additional Tags:


Double A   |  Rough Sex  |  AlcoholDrunk |SexDeepthroatingAutoerotic |Asphyxiation Face-Fucking



       尖叫和呼喊,玻璃瓶破碎发出的清脆声音,酒精的气味混杂血腥气,在刻意打着昏暗灯光的包厢里熏蒸出迷乱的氛围。很不幸自诩平生最怕麻烦的绫小路清隆现在偏偏就躺在这个现在看乱的一塌糊涂的地方——还是被人压着被迫仰倒在沙发上。对方的呼吸拂过颈侧,暧昧的姿态带来的却只有致命的威胁感,绫小路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试图反击,龙园翔的声音却从近在咫尺的地方传来,而压在他身上的躯体相当无耻地将一条腿挤入了他的胯间:“别动。”所以说现在动的人是谁?绫小路默默在心里呵呵了对方一脸,耳边又响起欠揍的嗓音:“不过没想到,绫小路君竟是一个Bata。”

         这应该是耍流氓吧?绫小路有点不确定地想,他感觉到对方的手相当不安分地开始在他腰际游疑,很明显现在他必需说些什么了,否则——“其实我是Alpha。”说实话他这是难得实诚了一回,可惜他个人的信誉在龙园翔那里恐怕只有负值:“可是清隆君对信息素没有任何反应呢……不过如果是Alpha的话,对这种东西肯定会有感觉的吧?”显而易见的恶劣行径,绫小路意识到自己低估了信息素对Alpha的作用——尤其他面前这个Alpha本身就是个暴君。躲避不及下被倒了满脸的酒液,龙园根本就不会管他能不能喝下去,他越是躲对方越是要把酒瓶往他嘴里塞,他一个正常状态的A实在是疲于招架因为信息素狂化的龙园,被逼无奈的绫小路一边努力吞咽着不断灌进来的液体一边竭力使自己不至于呛到。

        一贯平静无波如同无机质的金色眼瞳因为外物的刺激在眼角闪出几点泪花,粘上酒液的浅褐色短发难得顺服地贴在耳侧,来不及吞咽的液体顺着染上水色的唇划过耸动的喉结,没入精致的锁骨——啧,名为欲望的弦绷断了。

        是最灼热粗暴的那种吻法,舌尖肆无忌惮地卷过他的舌头、上颚,甚于是几乎延伸到喉口,牙齿磕碰着牙齿而被迫半张着的唇瓣毫无疑问地被咬出了鲜血又被对方卷走,值得称赞的是绫小路仍没有放弃反抗,可惜刚刚灌下去的东西令人喜闻乐见地(?)起了作用——绫小路终于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很不巧他的酒量不好,更不巧的是酒里被加了Omega的信息素提取液——他也动情了。

       简直找不出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了。

       金色眼瞳水色迷蒙地望着天花板,被反折的手腕无力地垂落在头顶,衬衣松松垮垮半挂在身上,被撕咬的红肿的唇愈加令人有想要蹂躏的欲望——就该是在他为情欲所迷的这一刻,反手、挣脱、抬腿直接顶向某个不可言说的位置。绫小路在翻滚而下的瞬间就想通了方才因为信息素无感而未看清的迷雾。被设计以后反过来设计他,或者说干脆只是故意被设计而已,龙园翔果然好手段。

        不过这手段,也要看他还能不能用得上。

        “逃什么呢,清隆君。”一只手迅速而残忍地紧紧攥住了他的脖子,绫小路整个人还维持着从沙发上跌落的姿态,漂亮的金色眼睛里第一次划过了名为惊诧的某种情绪:“咳,龙园......”他清楚自己的力道才对,刚才那一下足够龙园喝一壶,除非——“清隆君原来喜欢这种玩法啊?”拖长了尾音的恶劣语气,满是和小孩子玩弄昆虫般如出一辙的恶意:“可是这点力道怎么够呢?还是我来教一下清隆你吧,嗯?”本就没有放开的手指紧紧地收起,窒息的苦痛和直面死亡的危机感让绫小路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他无力地伸手去扒钳在他脖颈上的手指,生理性的泪水无意识地从眼角滑落,龙园紧紧盯着绫小路开始有涣散趋势的瞳孔,另一只手丝毫没有停歇地扯掉了对方身上的衣物,已经试探着往可以承接他的隐秘处埋入一个指节——然后他终于大发慈悲地松开了绫小路脖子上的钳制。

        既然是情趣,自然要有界限。

        龙园翔看着对方狼狈的模样,无声地勾起了嘴角。

蜉蝣(龙路)一

瞎写

也许有all路倾向



        他很少做噩梦。

        不如说,他很少做梦。

        像被人强按在水里所体会到的窒息,空气一寸寸凝固在周围,幻化成模糊不清的影像,他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幽灵般飘荡,无穷的寂寞和冰冷潮水一样将他淹没,神思坠入深海,沉没于没顶的虚无,偏偏仍有隐隐约约的光和海妖的歌声缠绕在他身旁。一半的灵魂在漠然地旁观自己的死亡,另一半却怀着对挣脱的飘渺渴望,过往将来,一时都全数翻涌起来,堵的他心慌。

        好在是梦。

        果然是梦。

        隐隐约约竟然有一种幸存者的遗憾,他坐在床上发呆的时候想万一他沉在梦里就这样一睡不醒会是什么模样,忽然像是开始羡慕那个在梦里起不来了的幻影来——分明夜半刚过,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那就只能发呆。

         放空头脑地发呆,什么也不想,过一会就能感觉自己的魂灵逸出了浑浊的躯体,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里总是好过睁着眼睛直愣愣看天花板回忆这回忆那——尤其在他的回忆们都算不上多么美妙的情况下。

        迷迷糊糊就记起不久前黑长直的傲娇少女曾试图扯着他的衣袖问他是什么人,他猜那是多事的茶柱提点了她不少,那时颇有些不耐,现在想起来也是可笑的过分,知道他的来历便莫名有了可以肆意接近的借口么?

        天真的有点可笑了。

        啧,头疼。

        不是那种虚拟的形容词,一夜的胡思乱想不至于拖垮一个青春期少年的身体,但是为他招来些许病痛却是为熬夜付出的无可奈何的代价之一——当然,若是这病痛不要同自己的些微麻烦撞在一起就更好了。

        他真的讨厌麻烦。

        绫小路看着面前被放大的略显阴柔的俊秀面庞,熟悉也同样陌生的看待猎物的眼神,纵然在表面一如既往地维持了他万年不变的面瘫和眼神瘫,心里到底为自己的霉运长叹了一口气。

        很好,麻烦又成倍增长了。

        

        

做戏(高祁)

画风有点诡异

黑化get

食用愉快


       谎话说了一千遍一万遍,便也成真了。

       戏么,演着演着,便也能骗过自己了。

       自欺、欺人、被人欺

       不外如是。

                                                      ——某语

       高育良醒的时候,第一眼看见他得意门生的背影,他挪了挪身子,那人也就转过身来:“老师?”微微带了一点吃惊的语气,坐在床沿上穿衣服的男子笑容里带上一丝关切:“我吵醒您了吗?”他的扣子还没扣完,一身制服松松垮垮套在身上,隐隐约约露出肌理分明漂亮流畅的线条,偏偏他问话时微微前倾,两人贴的近了,呼吸都交缠在一起,只可惜高育良飞快地瞟了一眼后移开视线,不解风情地忽视了对方有意无意营造的暧昧气氛:“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祁同伟也不在意,自然地起身继续穿衣,仿佛刚才的暧昧真的只是错觉:“也没什么,今日忽然起早些,原本想给老师做一餐的,看来没什么机会了。”他的笑容仍是漂亮,那种眼神里的温柔恋慕教人挑不出半分错来,却也正正是这份真情实意让高育良的呼吸都错了一拍,心里的坚冰竟也有一瞬裂痕——好在,也不过是一点裂痕。

        最是做不得数。

        “怎么就想起来做饭了。”高育良低低地笑起来,从背后抱住从刚才起穿衣服忽的就放慢了好几倍的学生:“看来是老师没喂饱你,我的错,嗯?”不过一句话的功夫,他的手已经撩起衬衫的下摆,顺着脊椎骨一节节向上抚摩,熟门熟路地在祁同伟的敏感带不轻不重地按着,满意地听见他的好学生呼吸紊乱,半靠在墙上软了腿脚:“老......老师,唔......”高育良忽然就生出点隐秘的恶念来,岁月摧折,偏偏眼前这张脸仍是漂亮的,如今染了情欲的红,却愈发教人想狠狠欺负了。他揽着祁同伟的腰伸手进去,摸索戳刺昨夜就被开发良好的地方,他进去时祁同伟就含着泪伏在他肩上,小猫似的呜咽勾人心魄。他自然知道祁同伟对他依恋的很,在床上从没有不顺着他来的时候,但是这么荒唐地压在墙上就来一次,却是开初的意乱情迷也不曾有的,高育良一瞬间为自己的动摇感到心惊——红粉骷髅,白骨成灰,他这是过界了。

       高育良的心冷的快,祁同伟并不知晓里面的弯弯绕绕,仍是痴缠着软在高育良怀里,一双眼睛水光潋滟——只可惜美景仍是美景,看的人心境变了,入眼的东西自然也变了。高育良的神色却放的比刚才更温柔,他把人半扶半抱带进浴室,又亲自为他试好水温,单是这样祁同伟已经感到受宠若惊,更别说高育良还亲呢地点着他头说一句我给你去做早饭——这便不是惊喜,更像是惊吓了。

       高育良......他亲爱的高老师,这是怎么了?浴室里的男子收了那份笑,一身阴冷肃杀瞬间让方才的温暖气氛腐化成灰,祁同伟看着镜子里那张脸,一室水汽氤氲里忽然又映出一个笑来:完美的弧度,眼角眉梢都是温柔恋慕,明明是和方才如出一辙的神色,如今看来却无端端让人背后发冷——

        啧,是我被发现了,还是他不愿意演下去了?

        无妨,你躲不开的。

        高书记。

火(空x紫)

一时感慨,矫情没救了

说它烂的就说吧……毕竟我是个中二矫情患者,没救的

阿紫第一人称,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你越来越任性了,阿紫。”她的话很平淡,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漠和平静,那种足以将我逼疯的平静;而那双眼睛看着我,里面是如出一辙的高傲冷漠,令我战栗的冷漠——我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我当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比谁都清楚,若非我是她女儿,我早该和面前这些人一样倒在地上痛苦地死去,死死睁着眼睛望向灰黑的天空,反抗,自然是想要反抗的,却永远无能为力——永远。我从未如此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颤抖着伸出手去碰猴子沾满了鲜血和灰尘的脸颊,碰他头上黯淡无光的金箍,他仿佛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冰棱在他眉上结了一层寒霜,太冷了,我想,太冷了,冷的我们连流泪都没有办法了。

        她说对了,我什么也改变不了。

        不,还有的,我能伤害到的,我能改变的,从来只有......在乎我的人。

         我果然是她的孩子。

         卑鄙无耻,倒是半分不差。

         “他被关在天机狱底层,受尽一切折磨苦楚,但是他不死心。”很好,很好,我几乎要笑出来了,我知道他要说什么的,当然——“你去劝劝他吧。”“好啊。”我居然真的勾起了一个微笑,然后我看见二郎哥哥眼里的悲哀和孤寂,什么啊……从来都是我连累他的,从来都是啊,真的,真的很抱歉啊……我到底是看不到光亮了,那就让我燃尽自己做这熄灭的烟火里新的祭品,你该休息了,你太累了,我的......爱人。

        “......你忘了,花果山的天空,是没有晚霞的。”“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手落下去了,上一秒钟还在对我说话的猴子迅速散灭成灰,我想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如此平静了,我的前半生活的混沌而迷茫,但是他的到来,他的离去,就是劈开这片混沌的巨斧,他把我的世界照的火一样明亮,而如今由我亲手来熄灭这场火,是不是也算轮回天定?我走出去,把一贯围在他脖子上的长巾丢下去,恍惚间觉得自己还在花果山上似的,仿佛下一秒钟就有人大呼小叫着对我说这是我的围巾你干嘛要扔下去,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把它捞回来——然而没有。

        永远不会有了。           

        也好。


TBC

        

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是恐惧和冰冷从尾椎骨一点点升起的感觉,但是无能为力——无论你是看得见,或是看不见。而且说真的,不知道自己将要被屠宰的牲畜更加幸福不是么?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将来的我还能记得可以说话的如今么?我不知道,将来的我是否会存在?我也不知道。
思想罪不会带来死亡,
思想罪本身就是死亡。

童话

        一个奇奇怪怪的童话开头

        前情不重要,因为它们都被丢在记忆里了

        内容不重要,因为送给19岁以后的我去填补

        一个俗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又粗糙又不知所云——

         不过我挺喜欢的哦,你好呀,上一刻的自己。

        生日快乐~🎂


        和普通人不一样,这里的巫师十九岁才成年,即将成年了的木希却一点也没有开心的意思,她有点厌烦地烧掉手里的纸,右边的肩膀还有点隐隐作痛,因为刚刚那个总是粗心大意莽莽撞撞的疯姑娘又撞上她肩膀了,她带着点恶意想怎么不把那人赶走呢——不行,当然不行,她都能想象出族里的老人们古板到滑稽的模样,你们成年了就可以出去了,但是要记得,一定要记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她冷笑着又烧掉一张纸,眉头皱了起来,人类不都是这样?在哪里有什么区别?把族人圈养似的放在这里才是可笑,不谙世事,天真纯良,不骗他们骗谁?她倒是不怎么愿意回去了,这里干干净净的有什么不好,人呐,都是围城,外面的想进来,里面的想出去,到头来谁比谁好上几分呢。

       可笑之至

       偏偏又纯粹的不可思议呢,

       有趣的……要命。

         

        

请假


差点忘记在lofter发一个请假条……

如果有等更新的宝贝们六月就不要等了......考试月使我欲仙欲死

七月我一定回来更新哒!

爱你们么么哒❤️

千尘(沙李)【史密斯夫妇梗】三


设定两人在美国的时候认识,一直不知道彼此的真正身份,聚少离多,但是相濡以沫,彼此很默契合拍


        Happy endings are just stories that haven't finished yet.


                            —— Mr. & Mrs. Smith


一:http://rocycy.lofter.com/post/1e446f12_ff27b3f
二:http://rocycy.lofter.com/post/1e446f12_ffa205e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黑暗里躺在沙瑞金身旁的人忽然翻了个身问他,嗓音因为刚刚的某些运动还有些沙哑,温热的气息喷吐在他耳畔,轻微的痒。他翻身抱住对方,李达康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反抗,顺着他的臂弯滚到了他怀里,像是把他当作了个大型抱枕,沙瑞金不由在唇边挂上一点笑意,声音也放得极柔和:“过两天就走,你也知道公司的出差总是这样,”他顿了顿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一些,语气里难得带上了起伏:“达康,过不久我有一个惊喜要给你的,我们的三周年纪念日,你可别说你忘了啊!”“我忘什么?”因为被他抱着李达康的声音有些沉闷:“什么时候不依你?你别再心血来潮非要带着我出海去就好!”提起这事情沙瑞金也有点心虚了:“达康,你不是海边长大的嘛,我以为.......”“我几岁你几岁啊?沙瑞金你二十岁好小伙就别带我这把老骨头出去了。”李达康在他怀里冷笑一声,甚是嫌弃地就要挣开他的怀抱,沙瑞金只有立刻服软的份:“好好好,我的错,再没第二次了!”“那就放开,”李达康暗地里翻了个白眼,硬生生掰开沙瑞金的爪子:“热死了。”

        沙瑞金自然又只有顺着他的份——说实在的,要是再往前数上五年,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为了一个人,还是个年岁不比自己小多少的男人做到处处迁就,满心满眼尽是对方的地步。他从小长在和旁人不同的环境里,母亲早亡,父亲又是烈士,打记事以来就跟着陈岩石过活,陈岩石待他自然好,可再好他也不是亲生父母,终究隔了一层。沙瑞金小小年纪就知道藏住自己的心思,又跟着大院里不少身有一官半职的叔叔伯伯们耳濡目染,可谓是养成了一身足够在官场摸爬滚打的本事,而后来他也的确不负这身本事,宦海沉浮里他屡次三番避过惊涛骇浪,到了如今也算是有了他一席之地。只是多年来他愈看得透人心愈是淡了情情爱爱的心思,太天真纯良的不适合他,不合时宜的“正义”有时候足以要人命;城府深厚,老奸巨猾?呵,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日日防贼的?耽搁着耽搁着,他现在的条件早已经不是配得上配不上的问题了,站得越高跌的越狠,他便更不能冒险——直到他遇见李达康。

        他一开始根本没认出来他就是多年前自己在酒吧碰见的华人,只是后来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们也唯有感叹缘分的奇妙——他对他简直就是一见如故:他的戾气他的傲骨,他眸中闪过的流光碎影,雾霭迷蒙,分明历经风雨仍旧不改初衷,沙瑞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有这般的好运气,能够在茫茫人海里碰见这样一颗岁月琢磨的初心,何况他们在许多政见上都奇异地合拍——一个公司的外派经理居然能对时事有如此深刻独到的见解,更是难能可贵。

       他不是没有想过他们的身份究竟会为这场感情带来多大的风险,他也想过要把李达康的身份查的透底然后告诉他一切——可是他不能。一个谎言需要万千个谎言去掩盖,李达康从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来历,他却连给予伴侣,是的就是伴侣,这么基本的信任都做不到,岂非可笑之至?沙瑞金深谙何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对待下属尚且如此,何况是对待自己珍重视之的爱人?但是这种情况不会再持续多久了,沙瑞金轻轻叹了口气,帮李达康盖上他刚刚踹开的被子。

        将吻落在熟睡的爱人额头,沙瑞金伸手环住了李达康的腰——无论如何,他会安排好一切的。

        在真正摊牌之前。